平等、认真和互联网

有几个月没有更新博客了,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这几个月看了几本书,听了许多故事,也想到了事业、人性、情怀、家国。其实关于技术的东西接触得越多,看到不合理的东西就越多。时常在想,为什么那些打着以人民满意度为核心的组织机构并不那么真的在意他们的“核心”。

比如,一个考驾照的考场,居然需要4点钟早起排队约号。

一个约考系统都做到了可以直接刷身份证、刷指纹验证的功能,为什么不直接上线网络,继续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呢?不敢妄谈原因,因为我也知道,有的问题不是技术不能解决,而是有的人根本不愿意解决。如果要谈,就开得大了,涉及到社会学、心理学还有政治、经济的问题。所以,还是说一些小的我能谈的问题吧,当是记录一下想法,也当梳理一下思路。

平等

都说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得信息的传播更加扁平化,而且不论是信息的发布还是信息的接收都趋向于扁平。但这种观点的前提是这些信息的受众是能够接触互联网的人,这就会出现一个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在互联网时代,那些不能接触互联网的人该怎么发布和接收信息。

我并不想谈论传统信息传播方式与互联网的优劣,也不想去和那些认为“不懂得使用互联网的人就不该使用互联网”的人争论。我想说的是不论是国家、组织还是个人都应该保障人体使用互联网的权利,ITU的秘书长这样强调互联网对于个人参与的重要性——“我们已经进入了知识社会,每个人都必须拥有参与的入口”。

我们肯定都有教我们的长辈使用电脑或者手机的经历。今年年初,我的外公准备换一部手机,当时全家人都让他换一部传统的功能机,因为字大、功能简单,老人很容易上手。而我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外公却一直想买一部智能手机用来看新闻,因为他看着他的孙子孙女一天到晚玩手机玩得天昏地暗。。。出于情怀,我也就陪着外公上街去看了他想要的那款手机。这里有个有趣的地方,外公一个人去看的时候由于不会玩,也不敢怎么把玩那个手机,小城市的营业员当然不会耐心的为一个老人讲解。我陪着外公去到店里的时候,外公就让我教他怎么看新闻,我就给他讲了该怎么打开,怎么滑动(初次使用触屏智能机的人对于滑动的操作就相当于初次使用电脑的人对点击鼠标的操作,感受都是“害怕”和“惊奇”吧)。当时我无意中观察了外公的表情,就像小孩子拿到了一个神奇的玩具一样,外公嘴里还在念叨,“咦,这个还是要得呀!”。当时,我很受感动,真的,看到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能够这样新奇地使用我们这个时代的最伟大的技术的时候,真的大为感动。然后,我们就买下了那台手机,回家我又教了他怎么用微信和别人视频,怎么看本地的新闻,怎么看天气看农历。虽然老人忘得很快,但是忘了就再教,忘了就再教,这本身不是什么技术,只需要熟练,耐着性子多教几次也就记住了。有一条微博这样写的“教你的妈妈用手机的时候,多点耐心吧,因为小时候她曾经那样教你拿过筷子”。

互联网真的太美好了,我也太希望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权利使用它。应该说,每一个人都平等的享有使用互联网的权利,这种平等和人权一样,是时代赋予的。那么,阻碍平等使用的无非是两个方面:

  1. 基础设施
  2. 学习途径

基础设施

我们的国家宽带速度的水准已经惊动了“总理”,但运营商对上对下都忽悠的态度真的让人心寒。几个月前,我曾想要是我工作了,我一定要做一个项目,在那些贫穷的西部农村建立以村为单位的WiFi网络,再通过培训当地有知识的村民逐步让那些愿意接触使用互联网的人接入网络。可能这个想法不太现实,但是成都以及几个大城市已经在这么做了,国家也已经提出了相关战略,力图改变贫困地区的面貌。但是,我们都没有考虑到的一点就是,这些地方的人民太穷了,真的太穷了,以现在得无线宽带资费,是没有多少贫困农村家庭愿意使用的。所以,这样的项目除了国家缓慢的推进,恐怕只要交由公益组织来做了吧。
这方面我的一点初步的设想是,由NGO组织出面,在个别贫困山区农村进行试点,免费提供带宽合适的WiFi网络,通过与国内手机等智能终端厂家合作进行公益智能设备的售卖,以“家电下乡”的厂家补贴商家的方式推动“智能手机”下乡。对于有地方特产的农村,可以使用电商众筹平台销售地方特产。。。这时候,又有人要来批评了,“假大空”,谁愿意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啊。说得也对,这种事情除了国家出政策鼓励这么做,就只能用情怀了,嗯,情怀。

学习途径

前些天有这样一条微博:

当时我看了也是略难受的,忽略上镜评论的那位同学,不谈学校怎么样。我们的国家还有多少人不会使用互联网,有多少人从没有接触过电脑。智能手机的时代增加了一大批的“网民”(其实我并不愿意使用“网民”这个词语,网络不过是一种工具而已,就像农民的镰刀锄头而已)。但是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并不会使用网络,而又怎么去发送一条他们可能听都没听说过的伊妹儿呢?

这些不懂得互联网的人就真的是不喜欢它吗?你有看到过曾经天天说孩子别玩手机等到自己有了智能机也成天就玩的父母吗?有机会去看看春运排队买票的农民工吧,他们不会抢票,甚至都不会在网上买票。营销学认为用户根本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所以,我们也应该多“忍气吞声”一点,像传教一样,多给那些没有接触过互联网的父母长辈说说时代的变化,即使他们不用,也让他们知道还有一个叫做网络的东西,能够带给这个世界那么大的影响。

平等

我特别在乎基于互联网的平等,因为我了解它,知道互联网对于个体的意义。在互联网时代下,凭什么我们国家贫困农村的孩子不能玩和城里孩子一样的游戏,凭什么无数的农民工还要排几天的队为了买一张回家的车票。无意追求一个绝对平等的社会,那样的社会只会低效而落后。我只是希望那些人们能够有那些基本的权利罢了。这基础上包含着国家、亲情、互助和一个大学生的人文情怀。

认真

今天听了两个创业者的故事,他们提到创业者要具备的品质之一就是认真。虽然说得是创业,但推而广之,做任何事情,认真都是一项重要的品质。
昨天,池建强的公众号推了一篇文章——你是能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人吗?,其实说到集中注意力也就是认真。

那篇文章提到了看书还有编程,这两项活动都是需要认真才能够完成的。看书,需要集中时间和注意力去领会书中的东西,往往带入自己的情感的书收获会更大,编程也是一样,一个bug不论多奇怪都是可以解决的,但往往需要不断地去查资料找文档,去试错才能够解决。

无奈的是在现在的大学,除了刷题的学霸外,我们还能找得到几个人在认真地做他们的事情。这点上看,学霸似乎还是挺厉害的,至少他们能够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

“好的事物,永远是需要我们长时间集中注意力对待。”,我最近在写一个网站,已经准备发布了,但是突然想到了有的重点功能还没有搞出来索性不发布了,慢慢做,只为了自己开心就好。自己能力有限,也做不出来厉害的东西,但是真的好享受去创造一个东西的过程。往往自己看到自己做的东西都是看到最烂的一面,即便如此,也很高兴。希望以后在工作中,能够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认真地做事。像老罗一样,不为什么,只是认真。

互联网

互联网在我们国家发展的这些年,给国家和我们个人带来的不只是社交网络那么简单。

民主

互联网影响着我们的方方面面,甚至是政治。
以前,个体的言论是毫无意义的,尤其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的言论。但是在今天,每一个人不同观点都可能是一场论战的导火索。现实世界中的“左”、“右”的帽子早就在互联网上扣开了,“五毛”和“公知”在网络上展开了激烈的“斗争”。这其实是好的,不是吗?在一个大家观点都一致的政治环境中,有不同的观点总是好的。
以前,高高在上的政府领导总是脑袋一热制定出一个什么政策,也会象征性地开个什么听证会,但这一切都与老百姓无关。现在,可能他们不太敢那么做了,政府也在意着自己的名声,虽然是在一个高墙中的名声。

我一直认为,当前中国的民主必定是始于互联网的。这完全是一种倒逼,中国历来愚民,但互联网使得现在的当权者必须考虑新形式下的政策制定和执行。

自由

互联网是自由的,现在能够坐在计算机前敲下自己的想法完全源于这项至伟的发明。

谈到自由不能回避的一个话题就是国家的网络防火墙。

每逢六四这种日子,墙总会被砌得又高又坚,以至于维基百科这样的网站都会被挡在外面。而这并不是智慧的决策,“防民如防川”,防川又得“疏”不可“堵”。屏蔽这样的网站除了引来各方吐槽和一堆骂名外,别无用处。

对于个体而言,网络审查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必须全盘接受,我们有着无数的手段去突破长城。但是之后,你是想干什么。开放的网络也就会出现各种小道消息,分辨是非就变得尤为重要。说到底,还是得不断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才能不被任何一方所左右。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感谢前人给我们带来的这些改变时代的礼物,愿我们每一个人能够过得幸福,愿自由之旗永远飘扬。

禾火
写于六四前夕
2015年6月3日